x

友情链接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开放经济与世界经济系列讲座 / 正文

开放经济与世界经济系列讲座第4期:通向繁荣的道路——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还是熊彼特主义

  发布日期:2010-11-19  浏览次数:

2010年10月26日 13:30-15:00,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教授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614会议室,做了题为“通向繁荣的道路——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还是熊彼特主义”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主任黄亚钧教授主持,经济学院的多位师生参加了这次讲座。

讲座一开始,华民教授就明确指出了他对美国金融危机的认识:他认为应当用熊彼特的长周期理论来解释这场危机;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是因为我们正处在熊彼特所指的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长经济周期调整过程中,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一个经济理论可以拯救世界经济,引领世界经济走向繁荣。熊彼特主义强调经济基本面,经济基本面坏掉了,经济自由主义方法和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干预政策都无法起作用。但是,华民教授同时也强调:这不代表经济自由主义不再重要,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干预政策毫无用处,世界经济要重新走向繁荣的道路一定需要三者之间的综合运用。

华民教授分析了美国金融危机冲击下世界经济的发展现状,指出凯恩斯主义救市的失灵:经济的无就业复苏和泡沫化复苏。并指出各国现有的各种救市“武器”的约束性。华民教授分别解释了“三个主义”的内涵。华民教授给出了美国金融危机以后,自由主义经济学受到指责的原因,肯定了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价值,指出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有效性受到挑战是因为其完美假设在现实中不成立;是危机本身导致市场价格机制不起作用,而不是市场价格机制导致了危机。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源于经济运行的周期性波动而与自由主义无关,经济要繁荣仍然离不开自由市场经济。

华民教授分析了凯恩斯主义对危机的理解以及对危机的拯救方案。华民教授从历史和事实的角度指出,没有证据表明凯恩斯主义可以拯救危机,凯恩斯主义只能使危机“软着陆”而不能使经济走出危机。凯恩斯主义失灵的原因在于:节约劳动型技术进步,财政刺激的扩张乘数效应不复存在;来自于跨国生产体系的冲击;人口老龄化的约束。

华民教授认为:我们更需要熊彼特主义。熊彼特指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新价值创造的经济,而创造新价值的是企业家的创新活动。导致经济增长的是企业家毁灭性的创新活动。是企业家毁灭性创新活动的周期性导致了世界经济的周期波动。熊彼特对于危机的拯救方案是:合理配置企业家精神。而企业家精神的配置关键取决于社会的报酬结构。

华民教授强调:只有把经济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和熊彼特主义综合起来才能使经济走向繁荣。经济繁荣时,经济自由主义有效地配置着资源;经济萧条时,凯恩斯主义可以防止经济滑向萧条;但是要使经济重新走向繁荣要有赖于熊彼特主义强调的企业家创新。华教授认为,中国经济运行的风险在于:政府对经济活动的过度干预;市场力量和企业家精神受到压制;社会的报酬体系正在回归传统,读书做官重新成为教育的核心,企业家精神不是用于创新和财富的创造而是被用于社会寻租。

最后,黄亚钧老师对讲座进行了总结,在场的老师和同学就讲座内容和华教授进行了热烈讨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