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友情链接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复旦经济论坛 / 正文

复旦经济论坛第398期:Neoclassical Growth Theory: Moving Beyond Solow and Uzawa

  发布日期:2017-05-28  浏览次数:

2017年5月28日下午, 复旦经济论坛第398期讲在经济学院泛海楼714会议室举行。本场讲座邀请了美国布兰德斯大学Gary Jefferson教授主讲,讲座的题目是“Neoclassical Growth Theory: Moving Beyond Solow and Uzawa” 。本次讲座由陈诗一教授主持。尽管是在端午节假期,Gary Jefferson教授仍然吸引了众多同学参加,会场内座无虚席。

讲座首先围绕索洛模型在发展经济学的地位展开。主讲人引用了两篇论文,指出索洛模型的地位与公司金融中的MM定理及微观经济学里的阿罗德布鲁定理的地位相仿,是新古典经济学的标志。之后,主讲人介绍了卡尔多事实:(1)每工时实际产出或人均实际产出在较长的时间内以连续不变的速度增长,即生产率稳速增长;(2)人均资本存量以连续不变的速度增长;(3)以名义利率扣除通货膨胀率而得到的实际利率大体上稳定不变;(4)资本-产出比率大体上稳定不变,或产出和资本存量增长速率大致趋于相同;(5)各种生产要素的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分配份额大体上稳定不变;(6)人均产出增长率在不同国家间具有很大差别,收入和利润份额较高的国家倾向于有较高的资本-产出比例。除了最后一条外,其他五条事实都被索洛模型包含在内。这六条经济事实较好地概括了前五十年经济发展的趋势,但忽略了资本质量的提升。在这里,资本是内生的,资本的边际产出固定,因此模型中无法包含对资本质量的测度。

所以,索洛模型存在两个核心问题:无视经济直觉和边缘化资本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索罗模型的技术进步是劳动增强型的,而非资本增强型的。针对于此,Uzawa提出了稳态发展理论:一般而言,在稳态时,技术进步是哈罗德中性的;只有在要素替代弹性为1时,产出函数变为柯布-道格拉斯形式,技术进步可能性中加入了资本增强型。

如何解决索洛模型的两个问题?Gary Jefferson教授给出了三条路径:使用索洛模型并忽略资本增强型技术进步路径;使用但是微调Uzawa模型;从根本上改变Uzawa模型的设定,强调无论要素替代弹性如何,资本增强型技术进步都有可能出现。教授援引了希克斯中性的生产函数并展开了一系列数理推导和经济直觉推演,为了方便听众理解,教授进行作图说明,阐释外生技术冲击对增长的影响。之后,教授将UZAWA的增长-外生技术进步的过程分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外生增强技术进步,第二个阶段是资本深化,可以看出,在稳态均衡中,二者能互相抵消,达到一个平衡。为了让大家明白,教授还进行作图演示,区分了要素替代弹性大于1和小于1的情况。

之后,教授给出了解决要素替代弹性不为1时资本增强型技术进步问题的方法:净资本增强型技术进步的测度。教授引入资本的折旧率,并通过一系列推演证明了这个结论。这背后的经济学直觉是,技术进步催生折旧的概念,新老资本会不断完成更替。

最后,教授总结到,希克斯中性更偏向事前的概念,是创新概念和专利等推动经济发展的源泉,而哈罗德中性则是事后的,即资本深化完成后所实现的状态。尽管引入折旧只是很小的改进,但它引入了资本增强型技术进步的可能,因此影响深远。

在讨论时间,参加讲座的老师和同学纷纷提出问题,分别就因果倒置、资本增强型技术进步与资本深化的关系、AI的引进对生产函数的影响等问题,与Gary Jefferson教授进行深入探讨。本次讲座在老师与同学们的热烈讨论中圆满结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