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友情链接

首页 / 科学研究 / 讲座会议预告 / 复旦公共经济与政策论坛 / 正文

公共经济与政策论坛第39期:Life Cycle Earnings and Saving in a Fast-Growing Economy

  发布日期:2010-12-21  浏览次数:

2010年12月14日13:30-15:00,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205报告厅,经济学院的宋铮教授做了一场关于“Life Cycle Earnings and Saving in a Fast-Growing Economy”的精彩讲座。报告由经济学院公共经济学系副系主任何立新副教授主持,公共经济学系师生、经济学院及其他学院的部分同学参加了此次论坛。

讲座的开始,宋铮教授举了几个在高速经济增长时期,储蓄率不断上升的国家的例子。说明了高经济增长率伴随着储蓄率的不断上升并不是现阶段中国所特有的情况,如日本、韩国、台湾及金砖四国都出现过这种情况。特别是年轻人储蓄率的升高尤其显著。而经典的永久收入假说告诉我们在经济增长的国家,储蓄率应该会下降。那么怎么来解释这种矛盾呢?

宋铮教授在讲座中对这种情况给出了一种新的解释。他给我们展示了一些非常新颖的实证观察结果:从1992年至2007年,中国的劳动力收入不断增长,同时储蓄率也在不断的上升,基本和收入的增长趋势同步;但是,相较于年纪较大的人,年轻人的储蓄率上升尤其显著;而受过教育的家庭和没受过教育的家庭之间储蓄率的差距也在增大。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随着经济的增长,年轻人的起步工资要远远高于年纪大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时的起步工资,而考虑到整个生命周期,由于起步工资过高,现在年轻人的工资增长率却没有他们的前辈的工资增长率来的高。也就是说,从长远看年轻人的工资收入曲线较他们的前辈更加平滑。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年轻人的收入大幅度提高,同时他们的储蓄率也在不断上升。根据宋教授的观点,所谓与经典消费理论不符的“中国消费之谜”并不存在,是经济高速增长阶段劳动者更平坦的工资收入曲线导致了总体经济的高储蓄率。

之后,宋教授回到经典的跨期选择模型来解释这个情况。在模型中,人一共活四期,所以他要通过储蓄率的选择来平滑整个生命周期的消费。储蓄率会随着现在收入的上升而上升,随着未来收入的上升而下降。最后,宋教授还对这个模型做了一些扩展,如模型得出的结论并不依赖于人是完美预期的还是短视的,等等。

讲座的最后,在场的师生就“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下的储蓄率上升”这一现象展开了热烈讨论,很多同学还向宋铮教授进行了提问,探讨了如“有房和无房,会不会对人们的储蓄率产生影响”,“受过教育的人和没受过教育的人之间的储蓄率为什么有差别”等问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