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友情链接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复旦经济论坛 / 正文

复旦经济论坛418期:公共政策的十大原则

  发布日期:2020-11-26  浏览次数:

2020年11月26日晚,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一楼大金报告厅,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特聘讲座教授、澳大利亚Monash大学荣休教授、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询委员黄有光院士为大家呈现了一场精彩的讲座,题为《公共政策十大原则》。黄有光教授不仅是福利经济学领域的研究专家,也是外文期刊发表最多的华人作者。本次讲座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韦森教授主持,以及各位慕名前来的师生。

黄有光教授从原则一“看不见的手”定律讲起,从亚当.斯密时起,经济学就在强调市场的作用,而中国关于这一思想的表述,最早可追溯至司马迁的《史记》。而且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用市场经济代替计划经济,38年间人均实值GDP增加了22倍,这样的实践也表明市场是有效率的。同时, “依据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达到完全竞争的市场最有效率(排除外部性等因素);然而效率不一定代表公平,现实中经常存在非竞争的情况。”,黄老师讲道。

原则二则是政府要参与提供必要的公共物品,上述提到,有效率并不意味着公平,政府要提供包括法律在内的公共物品,提供保护个人自由、财产安全等服务。因为公共物品是非排他的,所以所有消费者可以共同消费,最有效率点应是所有消费者的边际价值之和等于边际成本。效用代表着偏好,在平衡过程中,我们要考虑到税收的超额负担。对一种物品征税而对另一种不征税会造成扭曲,对不同收入人群阶梯征税,高税收会减小工作积极性。但是如果不只看税收方面,同时考虑其他因素,比如税收拿去提供社会治安,可能税收制度相比无税收对人们的工作激励可能会更大。

原则三是降低过度的不平等。黄老师的主要观点是,在个别问题上,应该效率挂帅,但是效率提高,如果导致不平等增加,这时社会福祉未必增加。因此,应该用提高整体平等政策来辅助在具体措施以效率挂帅的原则。对平等的追求,应该由整体的平等政策来达到,增加了平等,就增加了社会的和谐性。黄老师提到,例如摇号,就会导致效率大量牺牲。

原则四是采取自由贸易以及消除行政与共谋垄断。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分辨由创新导致的自然垄断和行政与共谋垄断。

原则五是公共政策需要为社会提供一定的规则标准。 “就比如在食品安全方面,政府不应该对食品‘味道好不好’规定,而是应该在致癌物等安全方面制定标准。”随后黄老师拿金融市场举例,股市和经济学其实经常背离,经济研究中其实可以加入更多的金融因素。

原则六是最有效率的税收政策。Ramsey认为,在给定的税额下,应该让税收的损失极小化。税收既有扭曲作用,也有纠正作用。例如钻石等物品,进入效用函数的是价格,而不是价值,对钻石物品征税,不但没有扭曲作用或超额负担,连税收本身的负担也没有。抽100元的税,负担不是130元,而是零元。

原则七是熨平过分的市场波动。黄老师提到,公共政策也用于减少过分的市场波动。阻止经济波动在宏观方面有很多例子,如08年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日本负利率。

原则八是采用有效的公共计划,应该采用成本效率方法分析。

原则九是soft paternalism,即“软性父权主义”,以抵消政策扭曲。比如美国应该鼓励人们将来储蓄,现在的消费不变,但对于未来可能的收入增多,用于储蓄增加。过分的干预会造成对市场自由和社会福祉有负作用。

原则十是公共政策应该以快乐为目标导向。公共政策应面向人们的福祉,人们最根本的福祉是快乐。习近平总书记提到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不以GDP论英雄”,这才是正确的导向。

最后,黄有光教授用一句话总结了他今晚的讲座,“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盲目纠正可能会适得其反,快乐才是有价值的,其他一切都要为快乐服务”。

在提问环节,到场的师生对黄有光教授的快乐经济学很感兴趣,纷纷从公平和效率问题、市场波动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黄有光教授对此作出了耐心解答。在一片掌声中,讲座结束了。诸多青年学子表示,能够聆听大师之言,吸取最前沿的经济学观点,这样的讲座实在是盛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