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学位
ProfessionalDegreePrograms
新闻动态
2019年夏令营学术报告 | 张军:改革叙事,我们的改革是如何推动的?

2019年6月1日上午8点30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2019年全国优秀大学生夏令营学术报告在大金报告厅正式开始。专家报告环节由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秘书长张宗新教授主持,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应邀发表了以“改革叙事:我们的改革是如何推动的?”为主题的报告,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视角讲述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为同学们带来了学术盛宴。  

张军教授学术报告


一、改革面临重重困难

报告伊始,张军教授指出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我国面临百废待兴的局面,不知改革从何入手。经过十年文革,国民经济差不多接近崩溃的边缘,而且我国对于改革的理论准备不足,尤其是当时大学关闭、教授下乡。由于缺乏经验,我国改革的目标模式不明确,在苏联模式、匈牙利模式还是南斯拉夫的自治模式中,探索更适合于我国的改革模式。另外,改革还受到了党内和思想的约束,党内不愿意偏离传统的路线,思想斗争激烈,意识形态较为保守,直到邓小平等领导者突围,改变中国,推动中国经济社会的变革。

紧接着,张军教授重点围绕邓小平在36天中央工作会议的闭幕式中提到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指出其发挥了在党内解放思想,认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促使毛泽东时代转向经济建设的重要作用,以此为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做铺垫。随后,张军教授认为,真正的改革从十二届三中全会开始,1984年10月20日中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将改革的重心转移到城市中央,并开始着力于增强国有企业活力,逐步建立合理的价格体系。

张军教授强调,我们四十年的改革其实有两个阶段,以十四届三中全会为分水岭。1993年之前的改革多是自下而上的和局部的试验改革,属于增量型改革,是双轨制改革,是在计划和市场之间的摇摆的十五年。但1993年之后,明确了中国必须要搞市场经济,不然没有出路,改革多为宏观整体性的和具有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结构性改革,而且改革速度得到了加快。

报告现场


二、务实主义的改革,先易后难,由点到面

张军教授指出,中国的改革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领导人与学者不断出国考察,学习西方国家的经验,同时利用研讨会鼓励思想解放和繁荣思想市场。张军教授例举了1984年9月的莫干山会议中,年轻的经济理论工作者对主要的改革领域进行激辩,诞生了调放结合的价格双轨制;1985年9月的巴山轮会议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出现通货膨胀的时期,首次提出“宏观经济管理”这一词;1994年8月的“京伦会议”在国有企业亏损严重的背景下,讨论了中国经济体制的下一步改革。

张军教授也提醒道,经济学家的参与贯穿了整个改革过程,在改革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报告现场


三、中国改革到底做对了什么?

张军教授在报告中分享了精心准备的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的图片,彰显杰出人物在改革中的贡献。最后,张军教授对中国改革的经验进行总结。第一,改革基于学习的认知,通过40余年不断的出国考察以及研讨会的开展,思想的认知得到了提升。第二,局部试验,政策的试错以及提高失败容忍度。第三,提拔官员的制度起到了重要作用。第四,财政分权与地方竞争,中央给予地方足够的授权,以分权提升地方的积极性,带来竞争。第五,权威的中央领导力和执行力,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宏观调控的能力。

张军教授的报告梳理了改革开放四十余年来的精彩历程以及重大改革时刻,深入浅出的分析改革成功的原因,为同学们创新与实践增添了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