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
ACADEMIC RESEARCH
科研动态
复旦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2018年度论坛暨《资产负债扩张与实体经济增长》新书发布会成功举办
2018年是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和金融结构发生了诸多改变,经济特点也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如今,2019年将至,新旧因素叠加之下,不少分析人士认为,2019年,我国经济增长面临巨大挑战。12月23日,在复旦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2018年度论坛暨《资产负债扩张与实体经济增长》新书发布会上,来自复旦大学的多位教授及业内专家对我国宏观经济面临的挑战进行了深入研讨。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袁志刚从五个方面对未来的改革方向提出了建议,包括进一步改革土地产权制度、深化国企改革、改变服务业现有状态、将房地产和跟城市发展更紧密地结合起来、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的决定性作用等。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分析称,要稳金融,不仅要关注企业融资问题,更要关注企业资产端造血偿债问题。

一、制造业发展是重心

在近日召开的中央经经济会议中,“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位居重点工作任务首位。会议指出,明年要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殷醒民在研讨会上表示,借鉴欧美等国家的经验可以发现,制造业对于国家的经济增长十分重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一个工作重点是制造业是对的,一个国家不能放弃制造业。”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此前在“2018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上亦表示,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应多管齐下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而关于如何推动制造业发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稳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促进新技术、新组织形式、新产业集群形成和发展。要增强制造业技术创新能力,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研发平台,健全需求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创新机制,抓紧布局国家实验室,重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体系,加大对中小企业创新支持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运用,形成有效的创新激励机制。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袁志刚认为,目前全球产业链正在瓦解,制造业格局也在重塑,中国制造业发展面临挑战。“当中国服务业要替代制造业,变成50%、60%的时候,就会发现大量结构性问题。”另外,他还从五个方面对未来的改革方向进行了建议。第一是进一步改革土地产权制度;第二是深化国企改革;第三是改变服务业现有状态;第四是房地产要跟城市更新紧密结合起来;第五是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的决定性作用。

前海开源基金公司联席投资总监赵雪芹补充称,目前经济增长正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科技在产业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对于中国产业来讲,我们现在最缺的其实是科技。”

二、稳金融防风险

“稳金融”首次被提及是在中央政治局7月31日召开的重要会议上。会议强调将“稳增长”列为首要目标,并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等六稳之策。

孙立坚分析,中国金融乱象来自于过去增长方式带来的经济效益提高的格局发生变化,2008年以后稳增长的投资过度依赖于大资本的投入,但由于缺乏效益,导致了金融体系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代价越来越大。在当前背景下,金融市场政策坚持“房市、汇市要稳,股市、债市要活”的政策导向。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2018~2019中国经济年会上谈贯彻落实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表示,在中央实施“六个稳”措施之后,股市、债市、汇率经受住了考验。关于债务风险的把控,孙立坚认为,除了关注企业融资问题外,还需关注企业资产端造血偿债的问题。“主要风险集中在企业的资产端,困难暴露在企业缺钱的负债端。”他进一步称,“如果我们的服务不能解决资产端的问题,那么融资端未来可能会有更大风险,更进一步的坏账或以新的形态在未来出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范剑勇则特别提及了地方债务的潜在风险,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近日亦表示,预计未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将得到较大幅度增加,政策方面应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稳妥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到坚定、可控、有序、适度。

对此,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永钦持相同观点,他认为,金融周期主要是杠杆周期,而股票对周期影响不大,债务是主要影响因素,尤其是家庭债务。

此外,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宋铮还提及了“经济集团化”理论,他用经济集团的注册资格和股东结构等大数据,勾画出来一张由国企和民企构成的“经济宇宙”,“经济宇宙”的“星际云图”,分成了第一星际和第二星际。在第一星系中,最核心的是国有企业;在第二星系中,基本是非国有企业。根据星系的管理,宋铮引出配置效率的问题,即资源如何进行配置。他称,市场的稳定并不代表配置效率的稳定,事实上,目前配置效率正在降低。

远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扬从楼市的角度对稳金融进行了分析。他称,房地产增速的放慢不可避免会给经济增长带来压力,“当大家考察中国经济周期,特别是长周期的时候,确实要把房地产本身作为经济波动的一个根源进行考虑,因为房地产本身有比较强的金融属性。”而关于楼市的调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邵挺认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构建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